愛上自駕遊之草原行

兒時,喜愛乘車,尤其是火車,靠窗的位置,手臂攀著車窗,在飛馳的時間裏,無物常駐,永遠新鮮的是一路的風光。如今,閑暇時,愛和家人或朋友,駕駛車兒,定個方向,任意馳騁,為那一路流動的自由。


目光掠過窗外變換的景物,心靈的窗戶悄然洞開。觸目之處,喚醒的是,深埋在記憶中的往事,平素無暇顧及的思緒,失之交臂的感受。沿途峭壁,一棵倔強的樹,向我訴說,不經曆風雨,怎能有如今偉岸挺拔的形象;夕陽西下,雲霓的色彩與草原搖顫的綠影渾然交融,喚醒了凡世的花香;清淩淩的湖面,涼風肆意掠過,臨別留下銀色的吻痕,此時,你能讀懂湖兒的憂樂嗎?

人世行客如我,就這么,一路顛簸,一路睜著渴慕欣悅的眼,日月晨昏的愛撫在周遭藤蔓般伸延。

隨著黎明的第一束陽光,車兒開始行進在空曠的原野,心境隨之也豁然開朗。殘存的睡意,被放縱奔跑的馬蹄得得聲撞碎。藍天,白雲四合,金箭初射;綠地,一捧捧、一簇簇不知名的花兒挨擠在一起,像趕集的娃娃們的笑臉。說回馬兒吧,放眼望去,有踱步在草野間的母馬,鋥亮黝黑的鬃毛披散下,遮住溫柔的眼,有小馬駒尾隨身側,用濕潤的鼻尖不時觸碰著母親,那份親昵,率真而執著;有站在淺淺河灘裏飲水的馬,一啜一吸,然後抬頭,喉嚨間發出低啞的嘶鳴,好似莊嚴的儀式;有披著彩色毯子的公馬,載著千裏之外慕名而來的遊客,撒開蹄子,揮灑著濃鬱的汗味,卻踩踏出一路的草香;遠處山坡上,是散放的馬群,星星點點,像織錦緞子上主題鮮明的圖樣,忽然,兩匹馬動了起來,風兒跟著喧嘩,雲朵堆在天邊,馬兒沖著那純淨奔跑,猶似跑進天庭的牧場。

被忽略的主角是寂靜的草,當人們被生動的馬兒吸引時,青草緘默著,保持著站隊的姿態,守護著原野的秘密。青草讓平地變得豐滿,它包容著色彩明麗的野花,棉花白的羊兒,當這些原野的寵兒,競相爭豔時,青草依舊沉默著,沉澱出它寬廣的胸襟;青草讓山坡變得柔順,包裹著山坡蜿蜒的弧度,使之的鋒芒不再,赤腳奔跑其上的蒙古女孩,銀鈴般的笑聲,像一曲天籟,青草仍然肅穆著,固守著和諧的秩序。